坐在法网的媒体采访室里,彼此相隔不到10米,能看到对方却不能直接交流,只能借助电子设备、用视频聊天的形式进行对话——张帅对记者说,这是自己第一次接受如此特殊的采访。
在新冠疫情肆虐的这一年,张帅经历了很多类似这样的“第一次”——赛季的突然停摆、因隔离导致无法训练、重启后的空场比赛等等,当然,还有在罗兰加洛斯——这片自己不擅长的红土场上第一次打进单打16强。
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张帅再次提到了她在本次法网期间说过最多的一个词——幸福感。
“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对我来说,往赛场走都是一种享受。” 她说。张帅 本文图片 视觉中国

张帅 本文图片 视觉中国

  以为这一年都“吹了”,但训练不能松懈
3月中旬,男子职业网球协会(ATP)和女子网球协会(WTA)联合发布声明,赛季停摆。
彼时的张帅刚从国外回国,正在接受隔离。她的第一感觉是,这个赛季可能都没了。
“尽管有些比赛还在说会如期举办或是推迟举办。但看到疫情形势在各个国家的不断恶化,那个时候感觉今年都要吹了。”张帅说。
整个3月份,张帅隔离了28天。她笑称,从小时候第一天练球开始,就没有休息过这么久。但对职业运动员来说,如此长时间地完全脱离训练并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再回到球场,身体机能完全没法适应,一切又要重新开始。”
尽管不确定赛事是否还能重启,但作为运动员,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一切准备。
解除隔离后,张帅在天津和国家队一起封闭训练了三个月。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虽然艰苦枯燥,但也让她受益颇多。
“三个月下来几乎是全勤,每一天都是六七个小时高强度的体能和技术训练,不是在健身房就是在球场,我在后期都一度感觉快要坚持不下来。”张帅说,“但我也很享受其中,因为我知道自己有很多地方需要加强,以往马不停蹄地参加比赛,训练的时间太少。这么长的时间恰恰可以做一些系统的训练,让自己的体能和技术有一个大的提升。”
8月份,网球赛事陆续重启,顶着巨大压力的美网仍坚持要举办,这也让张帅看到了重回赛场的希望。尽管有很多球员出于对疫情的担忧选择放弃了美网,但她还是选择了试一试。张帅不敌科维托娃,无缘法网八强。

张帅不敌科维托娃,无缘法网八强。

  六连败开局,一度怀疑自己
0胜6负,这是赛季恢复后的前三站比赛里张帅交出的成绩单,糟糕到让她都开始怀疑自己。
来到美国的首站比赛是西南财团网球赛。但结果令人失望,张帅在单、双打比赛中均首轮告负。此时她还会安慰自己是因为时差问题导致状态不佳。
但随后的美网,首轮面对世界排名100名开外的比利时球员博纳文图雷,张帅在先胜一盘的情况下连丢两盘被淘汰,第二天的双打首轮也再次出局。那段时间,张帅的心情跌到谷底。
雪上加霜的是,由于申根签证迟迟下不来,她可能要错过接下来的欧洲红土赛季。
“当时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直接回国)。感觉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我问自己,为什么那么努力训练,却一场球也赢不了。”张帅说。
在纽约等待的近两周时间里,张帅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球场和酒店两点一线之间奔波——上午去健身房练体能,下午去球场练球,没有红土的条件,就拿美网的硬地场先练着。只要有一线希望,她就想再等等。
终于,在WTA、法国网球协会以及法网赛事组委会等多方的协助下,张帅在最后时刻拿到了签证。收到护照当天下午,她就飞往了欧洲。
首站罗马,按照当地的疫情防控要求,张帅需要接受24小时隔离。由于时间紧迫,隔离结束后她仅仅在红土场上训练了一个小时就迎来了自己的首场比赛——又是一场失利。三天后的双打,她再次遭到淘汰。张帅在比赛中回球。

张帅在比赛中回球。

  卸下包袱调整心态,法网迎来突破
从美国到欧洲,只有张帅的母亲和教练刘硕一直陪伴在身边。在连败后这段心情最失落的时间里,家人们的鼓励对张帅重建信心、找回状态起到了重要作用。
“刘教练告诉我,很多美国和欧洲的球员,这段时间里一直都有比赛。虽然不是WTA级别,但不管是表演赛也好,还是其他形式的比赛也好,感觉是在的。但我们已经很久没比赛了,训练和比赛还是不一样的。所以他觉得我需要时间。”
而经历了签证“风波”后,母亲也安慰张帅,能赶上比赛已经足够幸运,后面就不要有包袱,放开去打。
沉淀下来——是张帅对自己的告诫。
法网前的最后一站热身赛在斯特拉斯堡,从资格赛打起的张帅取得一波3连胜,成功打进八强。时隔多日,张帅终于再次在赛场上品尝到了胜利的滋味。
来到巴黎后,张帅展现出前所未有的轻松状态。没有抱怨阴冷多雨的天气,有的只是对比赛的渴望和享受。连克赛会12号种子凯斯与两名法国本土选手,她突破了个人在法网的最好成绩,打进16强。
“疫情之下,最明显的感受是大家对网球的热爱。我比以往更珍惜每一次比赛的机会,以前全年那么多站比赛,都是选择性地打。现在是只要有比赛,我就想尽可能去参加。”
“第一场比赛往球场走的时候,我就给妈妈和教练说,这不是去年我和靳东大哥打表演赛的那块场地吗?顿时觉得好有幸福感,没想到自己还能打法网,走在路上都是一种享受。”张帅说。
本赛季WTA的赛历上,只剩下捷克的一站比赛。张帅说,如果顺利,她还是希望再打一打。
“毕竟好不容易出了一些状态,回去的话,马上又要隔离,再想恢复又要很长一段时间。”
“本来今年是希望能参加东京奥运会的,但因为疫情推迟了一年。现在的我就是想多打比赛,多拿一些分数,保持好的竞技状态,争取站上奥运会的舞台。”谈到未来的目标,张帅瞄准了东京奥运会。